第1837章(1 / 2)

像个那人一样。

看到这样懂事的女儿,傅少钦的喉头也忍不住哽咽。

“少钦。”君景瑜起身看着傅少钦:“少钦,我知道你有多恨老宅的人,我也知道你有多不想参加你爷爷的葬礼,但是少钦我告诉你,也许这是个机会。”

傅少钦眼前一亮,他看着君景瑜,是以君景瑜继续说下去。

这个时候,在傅少钦的家中,最冷静的就是君景瑜了。

君景瑜不慌不忙的说到:“爷爷的死,到时候回来形形色色的人你也一定会很忙,他们便会觉得你有所放松。一旦他们觉得我们有所放松的时候,他们就会觉得有机可乘,到时候我们再神不知鬼不觉......“

“知道了!”傅少钦立即了解了君景瑜所说。

他冷沉的说到:“我会去办理丧事,而且要大操大办。我倒是要看看,秦纹予还能再出什么幺蛾子。”

就沈湘被潘昊旸被挟持这事,如果紧紧只是父亲傅正雄的话,他不可能就这样被蛊惑。

这之中,肯定有秦纹予的撺掇。

到底是傅少钦弄死了秦纹予的几个儿子,没有机会的时候便罢,一旦有了机会,秦纹予也是要猛扑死咬的。

君景瑜也冷笑一声:“提到秦纹予我得告诉你少钦,是我带傅叔叔过来的,一路上我也了解了点情况。”

“从傅叔叔的口中我才知道,潘昊旸在决定挟持唯一之前,果然去找过秦纹予,他是要秦纹予和傅伯伯把唯一骗到手,傅伯伯起初不同意,可秦纹予却大力赞成。”

听到君景瑜这样说,傅少钦抬起攥拳砸在了墙壁上。

他的手被砸出了血。

“爸爸......”唯一心疼的抱住爸爸的手。

傅少钦对着女儿温和的笑了:“爸爸没事,爸爸很好。”

他搂着女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