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9章(1 / 2)

潘昊旸:“......”

他还没反应过来,徐泽言就把电话挂了。

收了线,他仍然气哼哼的对沈湘说到:“以后这种人的电话你就不要接!看到就直接拉黑!他又不是国内的号码,你一看就能看得出来,干嘛还接他电话,让自己生气?”

沈湘没有对徐泽言说,打电话的毕竟是傅少钦的亲弟弟。

双胞胎弟弟。

这是夏淑敏妈妈的另一个亲人。

夏淑敏妈妈致死都没能见到小儿子一面,那份遗憾,那份不甘,那份凄楚,只有傅少钦和夏淑敏妈妈知道。

就连傅少钦这样冷狠果辣的男人,都一直对这个弟弟在退让。

而她,又怎能不理解丈夫?

但,这一刻沈湘什么都没跟徐泽言说。

她眼眸一眨不眨的卡着徐泽言,语调很时忐忑的问道:“哥,你......你刚才跟......跟昊旸说什么?”

“你说你是没根的人?你说你是太监,是......什么意思?”

“你......你今天上午不是和甜甜一起......领结婚证去了吗?甜......甜甜呢?”

沈湘并没有看到楚甜甜进来。

她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。

但她不能接受。

她就这样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徐泽言,没等徐泽言回答,沈湘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。

“哥,你今天上午,体检的......什么情况?”

徐泽言苦涩的摇了摇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