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9章:书桌夫妇讨论婚礼(1 / 2)

但对婚礼的事放手不管,也不是他的风格,大的方向,例如婚礼的主题、风格、策划等,他还是要亲力亲为的,程知敏就负责列宴请的名单,找婚策公司等具体执行的工作。

程知敏是担心过年期间,结婚的人扎堆,到时候好的婚礼场地、酒店等都没了,所以提前几个月准备总是没错的,据家里保姆说,有些酒店,提前一年就要预定的,他们现在才准备已经有点晚了。

程知敏现在对舒听澜这个儿媳妇不能说有多喜欢,而是很喜欢。舒听澜为人低调,从不对外宣扬自己的身份,更不会利用自己身份为自己谋职务之便,这点让卓闳很满意;还有她知书达礼、善解人意,孩子们从京城接回森洲后,知道她想孩子们,所以每晚都会让孩子们跟她视频聊一会儿。程知敏有时候忍不住,会对她们这个小家指手画脚的,就像这次要办婚礼一样,她就想替他们操办一回,舒听澜也同意,觉得她开心就好,不是什么事。

以卓家的地位以及卓禹安的财富,她还这么低调,完全不炫耀,自己还勤勤恳恳地工作的人,真的不多见,所以程知敏与她是越相处越满意,想起以前自己为了拆散他们所做的事,自己如今想起来,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她只能归咎于是当年更年期在作祟,很多事想不开,情绪被无限放大,如今是真正的家和万事兴了。

卓禹安和舒

听澜聊了一会儿到时候婚礼怎么办的事,舒听澜嗓子不舒服,主要是卓禹安在说。他说什么,她都觉得可以,很好。

舒听澜这一点很好,自己不想操心的事,别人怎么做,她绝不挑毛病,绝不瞎给意见,就觉得很好,可以接受。

就像以前,卓禹安给她做饭,她自己不做,他做什么,她就吃什么,一点也不挑。

卓禹安笑:“你这样什么都觉得可以,会让我觉得你对婚礼很无所谓。”

话的内容虽是有抱怨的意思,但语气又是正常的,因为太了解她,所以根本不会真的生气。

舒听澜真心道:“婚礼有你就够了,其他都是其次不重要。”

这回答足够了,卓禹安的心瞬间明朗起来,哪还有别的要求。

“那你这几天想想,到时候需要邀请那些宾客,把名单给我。”

程知敏要预定酒桌,问了他几次到时候有多少人参加,今天想起来就顺便提了。

“好,我确定好跟你说。”其实她父母都不在了,在栖宁的亲戚当年因为她父亲的事也都不再来往了,所以如果邀请,也只有几位朋友还有几位同事。

吃完饭,卓禹安送她回律所,路上时,他又嘱咐了一下关于城中村拆迁的事情

:“你让顾阮东那边找几个人陪你去。他如果不找,我这边给你找。”

那边鱼龙混杂的,她工作又那么上心,凡事都要跑到第一个去,怕她被欺负了。

“知道了,我自己有

分寸的。”舒听澜有时候也烦卓禹安,真的“太啰嗦”了,她对舒小荷舒小念都不会这样操心,比老父亲还老父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