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 / 2)

被嫌弃的人倒也心里有数,送到律所门口就不再说话了,说了声下班回家见后就走了,自知家庭地位,以前就低,现在更是“一落千丈”。

舒听澜下午跟一位客户开完电话会议,然后又查了会儿资料写了一份文书,便下班了。晚上陪两位小朋友睡觉之后,她想起卓禹安说的,婚礼宴请宾客的名单,要提前发给他母亲,她便开始认真翻着通讯录,除了好友林之侽与程晨、易木旸一家,还有就是现在蓝山律所的同事以及孙律师与肖主任、周铭等人,这么一算,总共不到20人。

平时不觉得怎么样,但是到了要办婚礼时,没有父母和亲戚可邀请,即使父母都过世几年了,她也适应了,但是此时还是忽然有些心酸,愣怔看着通讯录发呆。

卓禹安能体会到她的心情,把她搂进怀里,吻了吻她的额头,说道:“你如果觉得不舒服,我们不办这个婚礼。”

一切以她的心情为第一考虑要素。

舒听澜摇头:“没事,只是忽然想到婚礼上要是妈妈也在就好了,不是伤心,是有点遗憾,只是有点遗憾。”

她知道自己已经很好了,有宠爱她的老公,有两个可爱的孩子,还有一份喜欢的工作,人生其实已经很圆满,这大概也是妈妈在

上边一直保护着她吧。

卓禹安搂紧她,亲了一下她的头发。其实即便他再理解她、心疼她,但是这种痛与遗憾也只能她自己承担,别人无法替代。

“我是不是又矫情了?”她放下手机,双手环住他的腰靠在他的怀里,情绪偶尔的低落,但有他在,很快就会恢复。

卓禹安摇头,哪里矫情了?他很喜欢她现在这样,在他面前完全不隐藏自己。

今晚他倒是良心发现,知道她白天跑城中村,下午忙工作很累,晚上情绪又低落,没有心情,所以很老实没再碰她,只是相拥着聊些有的没的,过了一会儿,听澜就在他怀里睡着了,呼吸很轻,睡得安稳,卓禹安就觉得这样也是很好的,是另外一种心灵的交流,很满足。

这一夜两人都睡得很稳,第二天,听澜是被顾氏集团的地产负责人电话给吵醒的,那边打来,直接问

:“舒律师,你昨天怎么跟那些居民说的,今天有几个居民到顾氏来闹事。”

舒听澜一听,急忙从床上坐起来

“什么情况?我昨天跟她们就是正常交流。”

“昨天半夜就来闹了,说是有律师告诉他们,顾氏开发的商业区要绕过他们那几栋房屋,不开发他们。”地产负责人看到顾氏门前拉着横幅的几人,很头疼,最怕遇到这种事,所以这会儿也有点迁怒于舒律师。

“知道了,我马上过去。”舒听澜已经起来,迅速洗漱穿好衣服

外出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卓禹安也醒了,见她这么早就要往外走,自觉起来打算陪她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