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 / 2)

这种局,有女人在,尤其是聪明漂亮的女人在,最能活跃气氛。另外三人的女伴在俞喻的衬托之下,就显得逊色了许多。

几人在包间里,打到快凌晨4点,顾阮东一直在赢,中间看他们输得太惨,放水了几次,最后赢的钱,直接全给了俞喻。

大金和大舫早晨要去外地,结束牌局直接坐司机的车走了。只有王总还留在包间没走。顾阮东一夜都在集中精力打牌,这会儿有点累了,靠在沙发上闭目眼神,俞喻在给他按摩肩部。她找中医学过,按摩的手法很专业。

见王总跟顾阮东要谈正事,她就自动当隐形人。

王总道:“你最近状态有点不对啊,是城中村那边拆迁不顺利?”

顾阮东笑:“城中村拆迁也叫事?”

王总:“我听大金和大舫说,你想把澳门那边的场子转让?”

“嗯。”

“出什么事了吗?我记得那边的场子都是符合当地规定的,合理合法,这么一棵摇钱树不要了?”王总说着,这太不像顾阮东的风格了,在赚钱方面,他是只狼,嗅到哪里有钱的味道,出手比谁都快

。就像两人要共同开发的商业综合体,他“欺压”他可是毫不手软的。

“有点累了,也想干净点。”顾阮东低哑的声音传来。

王总就不懂了:“累了我理解,你名下那么些产业确实够你累的,反正多找些人分担就是了。要干净点,我可就不懂了,你不犯罪不违法的,哪里不干净了?”

顾阮东就笑:“你也说你不懂了。”

纯粹、干净、不复杂,大概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,都不懂。其实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晰,这玩意就像是奢侈品,不,比奢侈品更加可望不可及。

王总也懒得琢磨这事:“既然那个场子你要转让出去,那我这边找人接手了。我现在是没钱,有钱,这好事轮不到别人。你以后可别反悔。”

“行,找个靠谱点的人,你知道我底线。”

“知道知道,不违法嘛。”

几人都是通宵打牌,王总也有点疲倦了,谈完事就走了。顾阮东看了一眼俞喻

:“出去把门带上。”

说完,他合衣躺在包间的沙发上,直接就睡着了。今天一整夜倒是都没有抽烟,他没抽烟,大金几个也不敢抽烟,所以包间里的空气还算清爽。

俞喻看了一眼已入睡的他,五官棱角分明,微微皱着眉,他的帅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帅,更多的是那种勾人的气质,即便睡着,也不减丝毫。俞喻看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,包间冷气太足,怕他感冒,找了个薄毯子盖在他身

上,然后离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