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她胡思乱想着,忽然特别想谈个恋爱了。大半夜的,给经纪人郝姐打电话。

郝姐吓了一跳:“宝贝,怎么了?”这祖宗半夜打来电话准没好事。

“没怎么了,你前几天不是说有个恋爱节目想找我参加吗?”

“对,被我回绝了。”恋爱节目知道她和元秉奂分手,正是话题度最高的时候,所以想邀请她参加,给的价钱也很诱人,但是郝姐一口回绝了,她对陆垚垚一直很保护,对外树立的都是正面的形象,不靠花边新闻来博眼球。

“你帮我接下来吧。”陆垚垚啃完最后一口雪糕,决定要参加,天下男人多的事,她想谈个恋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?

“受什么刺激了?”郝姐怕她是一时冲动,回头又任性起来不参加录制,她没法给节目组交代。

“没受刺激,就是忽然特别想谈恋爱了。”

“行吧,那我替你接了,反正就当去散心了,这个节目我了解过,不累,就是跟男嘉宾吃吃喝喝逛逛,然后收工回家。”

“好。”

陆垚垚咬着唇睡了一夜,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起床,助理和司机来接她去公司跟节目组对接工作内容。

出门的时候,很巧,在电梯间遇到顾阮东,他也正在等电梯。陆垚垚现在一看到他就来气,所以这次是完全把他当透明不看他,旁边的助理和司机也都戒备地看着顾阮东,奇怪这个男人从哪里冒出来的?

好像正是那次被拍到的

,送垚垚回家的男人?因为顾阮东长得太出色了,气质又与众不同,所以她们过目不忘。

但看两人毫无交流,这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呢?难道是她们认错人了?

助理和司机都很尽责,对外人也戒备,所以进入电梯之后,直接把陆垚垚挡在最里面,不让她和顾阮东站在一块。

看这人气质阴沉有点痞气,她们还是小心为妙。

直到到了地库,陆垚垚慢悠悠跟着助理和司机走向她的保姆车,前面的顾阮东都始终没看她一眼。

她沉不住气,每次这种心理较量,还没上战场,就先输了,所以喊了一声

:“顾阮东!”

顾阮东已经走到自己的车旁了,听到叫声,停下脚步回头看她。

陆垚垚道:“我昨晚没得罪你吧?”要说生气也是她该生气,他还敢假装陌生,对她冷漠?

顾阮东唇角一扯,惯有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回答道:“没有。”

简单的两个字,就是听不出任何情绪,然后打开车门,上车直接走了。

留下陆垚垚,气到七窍升天,以后谁再主动跟你说话,谁是狗!

怒气冲冲坐回自己的保姆车,拿着手机找出跟阮阮的聊天界面,把顾阮东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。

“骂他就骂他,不要连我祖宗也骂哈。”顾阮阮刚下课,准备去学校食堂吃饭,收到陆垚垚的语音轰炸,不由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小。

但是有点奇怪,以顾阮东的性格,应该不屑去做

让人生气的事,他要看不上眼的人,会用别的办法,让你生气都没机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