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"韩三千,我不是那种小人,既然韩青做了见不得光的事情,我就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,但如果你的麻烦跟韩青无关,今天必须给我赔礼道歉。"韩嫣说道。

韩三千点了点头,他可以确信苏迎夏被绑架的事情是韩青干的,而且他也知道,韩嫣这么说,只是顾及她的面子而已。

当保安去韩青房间门口敲响房门的时候。韩青非常不耐烦的打开门,对着保安就是一顿破口大骂:"你干什么,这么晚了,竟然来打扰我休息。"

除了韩家人,韩青对外人的态度,一直都是如此,高高在上目中无人。

"韩小姐请你下楼。"保安对韩青说道。

听到韩小姐三个字,韩青的态度就收敛了许多,问道:"小姐这么晚了找我干什么?"

"你去了就知道了。"保安说道。

韩青心里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,难道说她暗中做到事情露出了马脚。被韩嫣发现了吗?

可她就算是知道了,也不可能在这种深夜时候找她啊,韩嫣对于美容觉的重视度可是非常高的,天塌下来,她也绝对不会熬夜的。

当韩青来到大堂里,看到坐在轮椅上的韩三千时,表情不自觉的露出了笑意,她乐意看到韩三千落魄的样子,只可惜只是坐轮椅,还不够。还要给她下跪,才会让韩青心满意足。

"韩三千,你竟然还来送死吗?难道嫌自己伤得不够重?"韩青对韩三千说道,然后走到了韩嫣身边。

"迎夏在哪?"韩三千释放出了强烈的杀意,韩青对他的态度如何。韩三千从不在乎,可是现在,她威胁到了苏迎夏的安全,便只有死路一条。

"迎夏是谁?我可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。"韩青淡淡的说道。

"韩三千,看来你要找的人,跟韩青没有关系,她根本就不知道你口中的这个人。"韩嫣开口说道。

韩三千双手撑着轮椅扶手,想要站起身,但犹豫身体太过虚弱,导致双手颤抖不止,屁股却丝毫没有离开轮椅。

一直低着头的戚依云见状,想要上前搀扶韩三千,却被韩三千阻止了:"别碰我。"

戚依云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埋头站在轮椅后面。

几乎用尽全身力气的韩三千,终于站稳了身形。

这份固执,在场无一人不感觉到惊讶,但是炎君却没有半点意外,因为这就是他认识的韩三千,他要做的事情,谁也拦不住。

"找人去魔都闹事不成,又让那些人绑架了迎夏,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?"韩三千目光如炬的直视着韩青说道。

韩青面不改色,在这种时候,她万万不能承认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关,否者不止是韩三千不会放过她。就连韩嫣也不会放过她。

"你有证据吗,没有证据的事情,就是诽谤。"韩青说道。

"给你三分钟时间,让你的人把迎夏带到半岛酒店,不然我决不罢休。"韩三千态度强硬的说道。

当韩三千说完这番话之后,炎君走到了他身边,这种无形的威慑力,让地央不得不对韩嫣提醒道:"小姐,如果真要拼得鱼死网破的话,我没有把握保证你的安全。"

韩嫣听了这话。一个响亮的巴掌呼在韩青脸上,她可不会为了一个丫鬟而让自己身处险境,并且韩三千现在的态度,就像是疯魔了一般,他做出你死我活这种不理智的行为,也并不是不可能。

"韩青,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。"韩嫣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韩青神色慌张的低下头,说道:"小姐,不是我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"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