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“成王败寇!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

话音一落,他将头埋得更低了。

只是,他等了很久,却并未等到他想像中的致命一击,再抬眼间,眼前哪里还有韩三千的身影。

正疑惑时,里间的牢房里突然传来了韩三千悠悠的声音:“都是天牢轮坐人,我不想杀你,你回去吧。”

“什么?”杀戮者猛然一愣。

在他的世界里,杀伐果决,力量强的自然草菅人命,而力量弱者自然被屠如狗兔。

他输了,所以他应当被胜利者屠杀,可为什么……

“你不怕我报复你吗?在这牢房之中,不过你我,我随时可能会暗杀你,你睡的好吗?”杀戮者微微回头,侧身问道:“又还是,你想有个伴?”

“因为你杀伐太重,所以你心中有鬼,嬴了便要斩草除根,我和你不一样。”韩三千说完,轻轻一笑:“至于你所谓的做伴……我明天便要出去了,有没有伴并不重要。”

“你明天就要出去了?”杀戮者微微起身,显然有些不太相信的道:“虽然你确实比我想像中的强大许多,但这天牢之中,想要出去,等于痴心妄想。”

“我被关押在这里面不知多少个年岁了,若是可以出去,我也不至于如此。”

“不过,你不杀我,我也不想欠你,我可以帮你。”

说完,他迈着他巨大的身型缓缓的来到了天牢的面前。

“你要帮我?”韩三千好笑的望着这个大家伙。

“一人之力想要打破这天牢完全是不可能的,但你我若是一起合力的话,也许可以一试。若是成功,我会以我身躯护你冲出方家的包围,但前提是,你我互不相欠。”

听到这话,韩三千微微抬头,望向这家伙巨大且真挚的一只单眼睛。

虽然鲁莽,虽然杀戮成性,但这家伙也有他爽快的一面,这倒让韩三千有些改观。

“用命换我不杀你之恩,你倒是思维挺奇怪的。”韩三千不由好笑道。

“这样吧,长夜漫漫,也挺无聊的,你若是有兴趣的话,便跟我讲讲你的过去,然后咱俩之间的恩恩怨怨,也就算作打平,你看如何?”韩三千问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